笔趣阁读书 > 玄幻小说 > 神豪赘婿 > 第3的93章 肖邦的忧伤
    车队在颠簸起伏的路面行进了五十里,右侧的崖壁渐渐变缓,出现一个稍平缓的山腰。

    佟爷指引着,车队朝右拐,压过齐腰深的草木,在一个缓坡的地方停下。

    佟爷打开车门,一手拉着车顶边沿,侧身翻转,落在车顶。

    这老头虽然年岁大了点,练家子的功夫可不是寻常人可比,伸手依然矫健敏捷。

    佟爷拍拍手,站在车顶眺望一圈。

    指着南向说道:“那有条溪流,可以洗洗澡,喝喝水。”

    指着东向说道:“山洞在那,赵云逸跟我去看看。”

    佟爷跳下车,大胡子看车,龙少卿和刀锋一起去看看那条溪流,给车队补充水源。

    佟爷和赵云逸往山洞的方向走。

    唐影跟在他们后面,赵云逸回头吓唬她说道:“你当心点,一会有猛兽蟒蛇跳出来,我照顾佟爷可没时间保护你。”

    佟爷哈哈笑道:“你别吓唬我,当年我跟师弟手刃一头成年虎,还别说,虎肉味道还真不错。”

    唐影握着拳头朝赵云逸晃了晃示威。

    “要是猛兽我都战不过就不来这了。”

    赵云逸朝前摆手,说道:“行,来吧。”

    虽然不怕毒蛇,要是被咬到也要费点事。

    佟爷在藤蔓弥补的石壁前停下,指着空洞的崖壁说道:“就是这。”

    赵云逸朝后摆手,让佟爷和唐影退后些,他要把洞口的藤蔓处理了,别再从里面窜出来头猛兽啥的。

    棍在赵云逸手中回旋,风声呼啸。

    木棍把藤蔓打落,一个三米来宽,四米来高的不规则洞口出现。

    赵云逸打开强光手电,朝里面照。

    空洞洞的,十几米就到了底。

    他捡起一块石头,一甩手,石块砸在洞内的石壁上。

    因为石块飞的很迅猛,撞到石壁上后来回弹动,传出空洞的回响。

    “没动静?”

    赵云逸回头问道。

    佟爷挑头道:“进里面看看。”

    洞口三四米的距离略显潮湿,再往里走就干燥了。

    洞内不规则,像是天然形成的溶洞,洞口小,里面很空旷。

    赵云逸在地上发现了几处黑色灰烬,佟爷指着其中一堆,说道:“这一堆儿是我们哥俩当年点的,后面应该也在这块生活。另外还有几处,也是后来的人生火留下的。”

    佟爷领着赵云逸,来到洞内石壁前。

    凸凹起伏的石壁上用黑炭写着‘东山盘腿”后面还有日期。

    估算了下,这个日期距离现在有四十来年。

    赵云逸不明白这东山盘腿啥意思,佟爷解释道:“东山,就是东山摸金一脉,盘腿就是休息的意思。跟古时候会写诗的人一样,喝酒后在这个楼那个楼上留点字。因为赵湖上每个道都行踪隐秘,不能留名留姓,只有赵湖人知道门派中的暗语,都用隐晦的门派叫法留字号。”

    佟爷背手横握着烟枪,一副登上岳阳楼凌风抒怀的气派。

    赵云逸用手电在石壁上扫动,发现了十几个黑炭留下的自己。

    北冥横卧

    南阳盘腿

    南疆药蛊

    字迹潦草,有的看着像符号,要不是佟爷讲解,还以为是小孩乱花。

    赵云逸猜测,这些人都没怎么读过书练过字。

    再说,有功夫念书,就没功夫练本门绝技了。

    一路劳顿,赵风让佟爷留在山洞先休息,他去找些枯树枝生火。

    龙少卿和刀锋在检查了溪水环境,溪水清澈见底,而且适合饮用,甘甜怡口。

    山林里藏有鸟兽,他们去打些猎物回来烧烤。

    唐影不想坐等白吃,非要跟着赵云逸出山洞找干柴。

    这西疆境内的密林高山指不定冒出个什么玩意儿来,赵风劝说她还是老老实实呆山洞比较安妥。

    说实在的,也不想带着她碍手碍脚。

    唐影的功夫不差,但也要看跟谁比。

    那些明面上的高手,十个八个也不是她对手。

    要是对上不寻常的隐秘高手,她能招架的住已经不错了。

    就像之前遇到的撑伞诡异高手‘鬼见愁”在赵风眼中是末流的幻境术法她都破解不了,在西疆这片卧虎藏龙的地界儿,她还真是个软妹子。

    赵风往山洞外走,她就跟在后面。

    淅淅沥沥的雨变小了些,成了春日里才有的毛毛雨。

    赵风去百米外停车的地方,大胡子正四仰八叉的躺着抽烟,脚翘在中控台上,耳朵支棱着,眼睛四处扫动,身体松懈,精神没有一点松懈。

    赵云逸走向大胡子,唐影站在不远处等着赵云逸,两人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大胡子下车,锁上车门,快步走向山洞口。

    赵云逸本想让让唐影留下来看车,又担心她被豺狼虎豹给叼走了,就在四台车周围布下了一个法阵。如果有人靠近,他能感应的到。

    车是他们翻越大山的凭借,要是车出问题了,会影响他们的前行速度。

    布置好法阵,赵云逸领着唐影去找木材生火。

    两人走进丛林,赵云逸用手电四处扫动,找干枯的树干树枝。

    唐影问道:“你没有拿刀,怎么...”

    话没说完,唐影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怎么问出这么弱智的问题。

    赵云逸让她拿着手电,他顺手摘下几片树叶,一甩手,树叶切断胳膊粗的枯树枝,紧接着就是咔擦坠落

    声。

    不多时,七八根大树枝叉子坠落。

    赵云逸用蔓藤把大树枝绑起来,这样拖着走比扛着走方便。

    赵云逸正蹲着捆绑,站在几步外的唐影问道:“你在山林里待过吗,手法这么熟练。”

    赵云逸回道:“给你说你可能不信,我已经还住过山洞。”

    唐影好奇问道:“什么时候?”

    赵云逸说的是实话,他受了医圣的传承,远古的记忆依旧清晰。

    唐影切一声,只当是赵云逸吹牛了。

    “好了。”

    赵云逸正要站起身,唐影退后两步,正要转身,突然听到嘶的一声。

    “别动!”

    赵云逸突然喊住唐影。

    此时,唐影已经又往后撤一步,脚还没落地,脚踩处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赵云逸一甩手,一枚银针飞出,同时飞步上千抓住唐影的脚踩。

    唐影疼的倒吸凉气,她心里有些恐慌,意识到自己被蛇咬了。

    换作平时,赵云逸抓她脚踩,她会一脚把赵云逸踢翻。

    这个时候,她只能把希望寄托给他。

    赵云逸从唐影手中夺过手电,往地上一照,银针穿从一条银环蛇的下颌进,从头顶处。

    整条蛇扭曲成一团,像盘起的麻绳。

    唐影脚踩处有细小的血洞,周围已经呈黑紫色。

    赵云逸一翻手,四枚银针出现在指间,快速下针在伤口周围,封住了毒液的扩散。

    唐影脸色撒白,一是她认识这剧毒蛇,如果不及时袪除毒液并有效治疗,等待的只有死亡,或者砍去一条腿。

    二是让她震惊的是,赵云逸的手法诡异多变,平时不见他带什么东西,银针在哪里藏着的,又有多少根。赵云逸开玩笑问道:“救你一条命,回去能不能跟你家老头子说说放我一个兄弟出来?”

    唐影本来心怀感激,听了赵云逸的话,俏脸一凝,一副爱治不治,不怕死的态度。

    她的原则,不可能因为别人救了自己就改变。

    赵云逸无语道:“行行行,这趟路我救你多少次都几下,回头找你家老爷子一起把账算清楚。”

    唐影道:“随便你。”

    赵云逸一手握住唐影脚踩伤口上方,一手握住她的脚面,道气传送进她体内。

    黑色血从针孔大的伤口内涌出,被银针封锁的一小片黑紫色皮肤颜色渐渐变淡,最后成为潮红色。赵云逸在蛇握着的位置,拔出一根草,这种草叫‘天罗草”性温、味苦。

    蛇是有灵性的,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抉择中,它已经进化成本能的生存方式。

    它之所以盘踞在这种草周围,是因为偶尔食用少许的‘天罗草’有助于它对食物的消化。

    这种草同时可以起到解这种蛇毒的效果。

    赵云逸抓着草根,吃起了草的茎叶,很津津有味的样子。

    他大口的叫,最后吐出嚼成一团的绿色纤维,敷在伤口处。

    然后脱了唐影的长袜,把伤口包扎起来。

    唐影瞪大眼睛,这货怎么跟电影里演的不一样,不是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条来,给受伤者包扎起来吗,这样更能显示自己的大义和无私。

    赵云逸捡起地上的蛇,用刀片把蛇皮剥了,取出黑褐色的蛇胆,递给唐影,“吃了。”

    唐影皱眉,摇摇头,这东西太恶心了。

    赵云逸道:“解毒的,要不然伤口会慢慢溃烂,逐渐蔓延整条腿。要是腿没了,别回去说我见死不救。”唐影横下心,接过蛇胆,仰头吞了。

    咕嘟,蛇胆下肚,胃里翻涌犯恶心。

    赵云逸拖着树枝,拍拍头说道:“忘了,好像蛇胆不用吃也行。”

    你!

    唐影大怒,不用吃你让我吃!

    唐影抓起一根木棍就要打赵云逸,赵云逸拖着一捆树枝,眦溜跑了。

    哈哈哈!

    赵云逸前面跑,唐影在后面追。

    两人跑出丛林,往山洞方向走去。

    丛林里飒飒的风声微微晃动枝叶,又恢复平静。

    赵云逸担心佟爷的安,让大胡子把手洞口。大胡子见两人回来,又回去看车。

    把拖回来的枯树枝折断,堆成一堆,够今晚用的了。

    篝火升起,洞内火光颤动。

    不大会,龙少卿和刀锋回来了。

    两人的收货不少,龙少手里各拎着一头半成年的鹿,有小羔羊那么大。

    鹿肉本来鲜美,半成年的鹿肉烤熟后更是肉质松软细腻。

    刀锋一手拎着一只野兔,另一只手拎着一只山鸡。

    野兔被刀锋一飞刀收割了,山鸡没来得及逃跑,就被身影鬼魅的刀锋活捉。

    山鸡惊恐的头摆来摆去,似乎有点怕火。

    展示完战利品,两人去溪边宰杀、冲洗。

    像烤羊一样用木棍把整个鹿撑起来,在上面洒上经验丰富的佟爷带来的盐巴,抹上油,夹在火上旋转着烤。

    油脂滋滋往外冒,香味扑鼻。

    半熟的时候,佟爷在一只上面均勻洒了些辣椒粉,另一只洒了些孜然香料。

    两头小鹿,一只野兔,一只山鸡,足够几人饱餐一顿。

    唐影因为吞了一个蛇胆,没有什么食欲。

    吃了一块鹿肉后,饥饿感袭来,不顾淑女形象,吃了一个焦香鲜嫩的鹿腿。她吃的满嘴油光,很开心,把刚才被蛇咬的事情都忘了。

    吃饱喝足,龙少卿、大胡子和刀锋在溪流稍深处洗了澡,一身清凉舒爽。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g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