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玄幻小说 > 恶毒反派是美惨强[快穿] > 第56章 晋江文章学城首发
    何清放在顾月吟身上的眼睛, 渐渐丧失了光亮,“不是我……我不敢的……”

    何清的声音柔柔弱弱的,符文石心向下坠了一下, 他是不是误会他了?

    何清这样的小东西, 怎么可能是奸细?

    顾月吟始终不说话。

    何清眨了下眼皮, 滚落了几珠豆大的眼泪,他抬手擦着眼泪。

    这时候,宽大的袖口堆到何清的胳膊肘处,露出了何清柔和的肌肉线条。

    白白的,没有一点赘肉。

    他的手背擦伤了, 因为皮肤白皙的原因,这几道伤口格外明显。

    符文石眼神飘忽, 目光有一丝无措,他连忙去看顾月吟的意思。

    “手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顾月吟不由分说的捉住何清的手腕,他的目光沉了沉, “刚刚去哪了?”

    “没有,”何清苍白着面容, 眼眶周围迅速红了,他双手抱住顾月吟的胳膊, “大人,我好怕, 好怕……”

    顾月吟皱皱眉, 啧了声, 但是好在没有甩开何清的手, “不许撒娇。”

    “嗯……”小孩动了动,符文石连忙查看小多的情况。

    小多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他迷茫的望了望远处的何清, 然后瞬间将视线回拉到符文石身上,“哥哥……”

    符文石心狠狠坠了几下,他将小多狠狠摁在怀里,“告诉哥哥,身上痛不痛?你快担心死我了!”

    “我没事,唔”小多话锋一转,望了望被迫坐在凳子上的何清。

    “他怎么在这?”小多指着何清,目露不解,“哥哥,你们是在罚漂亮哥哥吗?”

    符文石:“漂亮哥哥?”

    顾月吟思量一会儿,放开了何清。

    因为顾月吟的扯手,何清明显的放松了身体,原本紧紧绷着的脊背,此时略带着弧度,本来就瘦弱的身体,此时居然直接成为一小团。

    何清很怕他,

    顾月吟虽然早就知道,可是正真的领会时,却不一样。

    “小多,你乖乖告诉哥哥,是不是打晕的你?”符文石声音缓和温柔的说。

    何清眼睛闪躲了几下,脸上带着为难的笑容。

    小多皱了皱眉,“唔……不是漂亮哥哥干的!”

    “怎么会?”符文石扶着小多的身体,“你好好想想,不要害怕,有什么事都只管告诉哥哥,没有什么事是哥哥解决不了的。”

    顾月吟一直没有搭话。

    何清垂着头,眼睛只能看到一方黑色锦缎。

    顾月吟在盯着他。

    何清的手垂在腿上,因为害怕,他不断的扣着手。

    “哥哥,我没有说谎。”小多挣脱符文石的手臂,要从床上跳下去,被符文石一把拉住。

    “小多!你要干什么!”符文石吼道。

    小多用脚尖点了点,发觉脚尖能点到地面,他对着符文石说:“哥哥放开我,漂亮哥哥吓坏了,我要去安慰他。”

    小多的话让在场的三人同时一怔。

    符文石手中的力气松懈了,目光复杂的在何清和小多的身上游走,“你……”

    顾月吟环着胸,挑了挑眉。

    何清则一直垂着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却能看到耸动着的肩膀。

    小多哒哒哒跑过去,他握着何清的手,目光落到擦红的手背上,他心疼的说:“哥哥,坏人刚刚有没有欺负你?”

    何清摇摇头,笑着说:“没有。”

    符文石惊讶的问:“什么坏人?”

    “刚刚有人闯进来了?”

    因为他们对话的内容,就连顾月吟也多看了何清几眼。

    顶着两道刀刃般的目光,何清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是的,”小多十分用力的点头,“刚刚有个脸上长了好大一道疤的男人闯了进来!他要杀了小多!”

    符文石勃然大怒:“什么?!”

    “多亏了漂亮哥哥,”小多牵着何清的手,“是哥哥救了我,如果没有他的话,我刚刚就被那个刀疤脸杀了。”

    “他说的都是真的?”符文石语气不善的说,“你不要觉得小多是个小孩,随随便便就能唬住,如果让我知道你在骗我,我一定扒了你的皮!”

    何清缩起脖子,一双眼睛呆滞的看着前方,无辜的点点头,:“我……我知道。”

    知道才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多会帮着他说话,可是利用小孩子的感觉并不感受。

    对上小多眼眸的那一瞬,何清心中堵的喘不过气。

    他面上扮着凄凄惨惨的模样,心中冷了几分。

    “大人……我不敢骗人。”何清唯唯诺诺的缩着身体。

    符文石:“这件事暂时就这样了,告诉下面的人!一定要揪出到底是谁,敢如此光明正大的跑到我符家作祟!”

    顾月吟举起手掌,“等等。”

    何清的身体一怔,眼睛低垂,里面晃过紧张和不可思议。

    难道顾月吟发现了?

    不可能,顾月吟不可能会发现的!

    何清脑中乱成一团,忽然被扯住手,他的身体猛的向前扑去!

    何清撤掉身上的内力,防止等下摔在地上的时候,内力被发现。

    令何清没想到的是,他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面。

    顾月吟到底想做什么?

    拆穿他?

    还是直接杀了他?

    何清思绪混乱一片,战栗和恐惧震慑着他的理智,手心的内力汇聚成一个圆球。

    如果真的是那样,他只能杀了顾月吟。

    他不能束手就擒,大仇未报!他怎么能死在蔚金语的前面?!

    顾月吟扯过何清的身体,动作粗暴,何清的头一动不能动,气息奄奄,何清已经无法正常呼吸。

    他的手心搭在了顾月吟的胸口,气流在手心汇聚盘旋,何清的目光微沉。

    顾月吟说:“今天的事还没有结束。”

    “还有什么事?”符文石对顾月吟总是多了几分耐心,此时尽管有些不耐,可是依旧耐着心思和顾月吟说话。

    何清的招势汇聚到了指甲,只要顾月吟敢拆穿他,他就一掌贯穿顾月吟!

    “何清既然是为了符家受得伤,符家不应该负责任吗?”

    符文石:“月吟,你在说什么?他只是一个奴隶,难道还要我一个当家的去和一个卑贱的努力道歉?”

    “不需要道歉,”何清小声说道:“我不敢……”

    何清放下了心,看来顾月吟不是要拆穿他。

    何清十分肯定顾月吟已经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或许拆穿何清,只是时间问题。

    刚刚的接触中,顾月吟的状态完全就是一个将食物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猎豹。

    “给何清找个大夫,”顾月吟冷冷的说。

    符文石一滞。

    他想不到顾月吟这样做,只是为了给何清找个大夫。

    大夫诊断完之后,好在是简单的擦伤,稍微用药酒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擦了药水之后,手背上的红斑渐渐消失了。

    此时屋子中只有何清和顾月吟。

    “还疼吗?”顾月吟拽住何清,手指摩挲着何清的手背,粗粝的茧子划过何清娇嫩的手背,何清的脸皱了起来。

    何清啜泣不止,可是依旧说着:“大人……不疼。”

    顾月吟的手下力气加深了一下,“不疼?”

    何清痛呼一声,他咬着牙,腮帮子凹陷进去,眼睛紧紧盯着手背。

    手背上红肿的不堪入目,何清的一张脸因为疼痛而显得红润起来。

    顾月吟的表情诡异的平静,没有丝毫的动摇。

    如果何清细细评味着顾月吟的每一下摩挲,他就能感觉到,顾月吟的偏执。

    “那人有没有对你做什么?”顾月吟扯开何清的衣襟,确保何清胸口的痕迹都是他留的,才松了几分力气。

    何清哭了,推着顾月吟的胸口,“没有,什么都没有!”

    “让我检查检查。”

    何清剧烈的挣扎着,力气小的可笑,可是他却倔强着一张脸,不断地往后撤退,“我讨厌你!不要碰我!”

    顾月吟手中一空,下一秒,他压着何清,跪在地板上,“你敢忤逆我?”

    何清的啜泣声音渐渐放大,他的身体上下低伏,声音断断续续:“我讨厌你,你对我一点都不好……我想我娘了。”

    “何清……”顾月吟抬起何清的下巴,何清满脸的泪痕,一双大而圆的眼睛红肿发亮,“我是你的主人,如果你再对我发脾气,我会打断你的腿。”

    何清不敢反抗了,他撇开头,“我……奴知道了。”

    顾月吟按压何清的脖颈,手指摸索着,轻轻敲了一下。

    何清闷哼了一声,迅速的咬住唇,愤懑不平的直视着顾月吟。

    顾月吟位于上方,他的眼睛稍微一低,眼前的景色就一览无余。

    何清的每一丝呼吸和不安,他都可以体会到。

    顾月吟咬住何清的耳垂,放在口中不断舔_舐翻滚,何清的身体战栗着,退缩着,顾月吟却不放过他。

    “好好跟着我,不会亏待你的。”

    何清:是啊,不过就是想要我的命罢了,你能有什么错呢?

    顾月吟密密的啄吻着何清,何清的皮肤一点一点发着烧,何清在挣扎,可是却只能在顾月吟的怀里沉沦。

    ……

    第二日。

    何清刚刚醒过来,正躺在床上放着空。

    从窗户扑腾扑腾飞过来一只黑色的鸟儿,落到窗户上,它张开嘴,低沉的声音道:“主子,阿丑已经回到日月教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g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