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读书 > 玄幻小说 > 真千金有杀气![古穿今] > 第60章 第 60 0章
    “shit, 快杀了她。”老吉姆在汽车里大声喊。

    ‘红蛇’双手执枪,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子弹‘哒哒哒’地射向萧如斯。

    萧如斯眼眸微眯, 身子突然腾空拔起, 完全违反了重力定义地悬浮在空中, 完美避开了子弹射来的路线。随后她一扭身,向着‘红蛇’飞了过来。

    “啊,这是什么怪物?”‘红蛇’连连倒退几步,恐惧让她本能地不停拿枪扫射,也不管是不是会射中对方。

    ‘蝎子’先是呆了一瞬, 随即猛然大吼道:“不能让她近身,让她靠近就完了。”

    “闭嘴, 拿出你的枪,你这个弱鸡。”‘红蛇’诅骂着,看着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一个闪身掏出□□扔了过去,自己就往车上跑。

    ‘蝎子’抖着手拿出枪, 射了一下没打中对方,却不妨‘红蛇’竟然不管不顾地丢下他跑了, 不由低咒一声,抱着自己的电脑也想跑。

    萧如斯看到那在半空中飞来的物体, 领略过它的威力已经知道那是什么, 她手掌一翻一吸, 一粒石子出现在她的指间。

    ‘嗖’, 那粒石子被她扔了出去,和□□在空中相撞,□□被撞得斜飞出去, 滴溜溜地往杀手逃跑的方向落去。

    “啊啊啊,那是什么?”‘蝎子’边跑边回头,等他看清倒飞回来的东西,目眦欲裂,连手里的电脑也不要了,下意识地抱头扑到在地。

    ‘轰’地一声,爆炸声响起,绚烂的火光升腾。

    爆炸的余威让‘蝎子’灰头土脸,他惊恐地抬起头,好运地发现□□还没有落地就炸了,自己幸运捡回一条命。

    “该死的红蛇,该死的东方小矮子,我要通通杀了你们。”嘴里诅骂着,他爬起来就要往老吉姆停在路边的车上跑。

    ‘红蛇’根本没管‘蝎子’的死活,她有一种预感,一种源自多年杀手生涯锻炼的预感,她对付不了眼前会‘功夫’的少女,再留下来就死,就像‘黑鹰’和‘蝮蛇’一样。

    所以,快点逃。

    她一把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举枪对着老吉姆道:“快开车。”

    “该死。”低咒了一声,老吉姆识时务地准备踩下油门。

    ‘砰’一道人影突然冲天而降落在了车前盖上,穿着宽松黑色卫衣雌雄莫辨的少女一只腿压着车身上,一只腿半屈着,短发下的犀利的黑眸凝视着他们,张嘴说了几个字:“抓到你们了!”

    老吉姆心脏紧缩,一瞬间有头皮炸开的恐惧感,他反射性地掏出枪就对着前方发泄似地扫射,顿时玻璃碎片飞泄,‘啊啊啊’,去死!

    ‘红蛇’本能地护住了脸,一块碎片划过她的脸颊,血迹留了下来。

    “住手,她不见了。”

    ‘红蛇’喘着气按住吉姆的手,蓝眸瞪着前方,破了一个大洞的汽车盖上空无一人。

    她在哪里?

    忽然,她脖子一仰,视线停留在了车顶上,仿佛听到了上面细微的声响。

    和老吉姆对视了一眼,红蛇’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中的□□,左手探身从后座空间上摸出了一把□□。她将椅子略略放平,将枪口朝上,猛然就是一阵激烈地枪声。

    完好地车顶被打出了一个个洞,光线透过洞口落进来,没有,没有人。

    “是在找我吗?嗨,我在这呢!”犹含着几分稚嫩的东方语音响起,‘红蛇’惶然地转过头,发现萧如斯赫然就站着车窗外,静静地凝视他们。

    肝胆俱裂,‘红蛇’下意识地想开枪,手腕却被一支泛着凉意的手掌捉住,耳旁是少女恶魔般的语言:“给我下来!”

    接着一股大力袭来,‘红蛇’整个人不受控制似地从车窗被拖了出去,手里的□□不知怎地落在了萧如斯手里,她被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像是好奇似地,萧如斯拿着□□看了起来,然后幽幽地对准了想伺机开枪的老吉姆:“想试试吗?”

    “不。”老吉姆受惊地举起了双手,□□从手里掉了下去。

    “听我说,我可以给你钱,美金,很多,只要你放了我。”他龇了龇一口白牙,诱哄道,“孩子,杀人是不好的,你看,你现在没事,我们完全可以化敌为友。你想去美国吗,那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或者你想去看看?”

    萧如斯不发一语,她黝黑的瞳孔对上老吉姆灰蓝的眼珠,仿佛能看穿他的心灵。

    突然,她展颜微微一笑侧过了身子,让老吉姆上半身暴露在视野下。下一瞬,一颗子弹划过萧如斯的肩膀,射中了老吉姆的脑袋,他的额头中央露出一个血洞,死不瞑目地倒下。

    在萧如斯的身后,‘蝎子’正举着一把□□目瞪口呆,子弹是他射的。

    “番邦蛮夷,野性未驯,焉敢在我华夏大地行凶。”萧如斯瞬移般出现在‘蝎子’面前,探手挥落他的枪,随后按着他的脖子压下头,手掌噼里啪啦地扇了上去。

    ‘蝎子’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在萧如斯面前毫无反抗之力,他的脸很快被打肿,鼻血流了出来,嘴里一径地发出惨叫。

    是的,在从后世来的萧如斯眼中,那些被不少人推崇的外国人就是番邦蛮夷之类。不管他们创造了出了什么文明,发明了什么科技,穿着打扮得再如何斯文绅士,都不能掩盖他们骨子里的野蛮低劣。

    她不喜欢他们,更厌恶在自己生存的土地上遭到他们的暗杀。

    ‘红蛇’躺在地上,手攀着身边的车挣扎地站起来,唇边溢出一丝血迹。

    魔鬼,那女孩根本是魔鬼。

    □□,地雷,都打不死她,难道自己真的要折在这里吗?

    乘着萧如斯的注意力放在‘蝎子’身上,她翻身爬上车,将老吉姆的尸体推下去,自己占据了驾驶座。

    车子发动起来,‘红蛇’咬着牙调转车头往萧如斯撞过去,就不信撞不死你。

    ‘蝎子’红肿的眼皮掀开,瞳孔了闪现出急速开来的车子,他疯狂地挣扎着想从萧如斯的手里逃开。

    放开,快放开,他还不想死。

    ‘红蛇’这个蛇蝎女人,她连自己的队友也不放过,□□!

    ‘砰’,坚硬的车头撞上躯体的声音,‘蝎子’发出一声惨叫,鲜红的血迹溅满了整个车头,他被卷入车轮底下消失不见。

    ‘红蛇’的心怦怦跳得剧烈,她清晰地感觉自己成功撞到俩人了,那比魔鬼还可怕的女孩是不是死了?

    尽管方圆百米外似乎有人在大呼小叫,可是她耳边静得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冷汗一滴一滴从她额头上滴下。

    她要走,马上走,这个鬼地方一刻也不想停留了。顾不得再去查证人是不是真的被自己撞死了,‘红蛇’一踩油门就想一走了之。

    发动机的轰鸣声响彻耳边,然而汽车却一动不动,停在原地。

    不,不是一动不动,它在动。一支看不见的手抬起了整个车身,‘红蛇’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整俩车子被掀起翻转在地,她的两条腿被压在了座位底下。

    “啊,上帝,撒旦,谁来帮帮我。”‘红蛇’费力地扭转身体,想从座位上爬出去。

    两只脚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就像死神的镰刀,‘红蛇’不由屏住了呼吸,睁大眼看着。

    女孩小小的个头出现在视野中,她蹲下身单手托腮,注视着女人的狼狈:“真是不幸的杀手女士,需要帮忙吗?”

    “我投降,我投降,我愿意向你们的警察自首,你不能杀我。”‘红蛇’深谙见风使舵的本领,立即收敛杀气,表示自己不会再做什么。

    “自首啊?也好。”萧如斯眨了下眼,伸出手,“要我拉你出来吗?”

    “要,谢谢。”红蛇勉强扯出和善的笑,忍着毛骨悚然地感觉将手塞到了女孩的手心里,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和撒旦在打交道。

    出乎意料的,女孩好似很好骗,真的伸手将她拉出了翻到的车,还体贴地把她放着离车远了点。

    “现在不用担心了,警察很快就要来了。”女孩偏头宽慰她,煞有其事地吩咐,“等会你一定要老实交代犯罪事实哦!”

    “当然,我会的。”‘红蛇’耸了耸肩,手指下意识地摸上一个东西,不动声色地打开,“你真厉害,刚才就是你们国家的‘功夫’对吗?”

    “对,你喜欢吗?”女孩一无所知地问。

    “喜欢?”‘红蛇’心里默数着时间,脸上浮现扭曲的笑意,猛然扑过去紧紧抱住萧如斯,“bitch,一起死。”

    她背后的手心里握着一枚□□,上面的保险已经拉开了。

    “抱歉,恐怕让你失望了哦。”萧如斯垂下双眸,似乎一点也不意味她的动作,手指在她身上轻轻一抚,对方将僵硬着不能动弹。然后,她一扭身轻巧地从‘红蛇’的双臂下溜了出来,身子无风自动,向后倒飞了出去。

    ‘红蛇’双眼不敢置信地睁大,一连串地诅咒从她的口里涌出。她知道自己逃不了,所以宁愿拼着死也想将这个害人所有的人恶魔一起拖下地狱同归于尽,为什么她会发现,为什么自己动不了,为什么…..?

    无数不甘的思绪闪过她脑海,然而□□爆炸的时间在下一秒到了,轰然掀起的爆炸掀倒飞了附近的地皮,随着升腾而去的火焰,还有飞溅鲜红的人类尸体碎块,纷纷掉落在地面。

    萧如斯垂手面对着惨状,眼眸是无动于衷的冷清,就像在看一幕已经落幕地戏剧,无聊而乏味。

    “萧如斯,萧如斯,那你没事?”身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伴随着担心的呼喊声,是方珂他们。

    因为发生二次爆炸的缘故,他们住的房子全都倒塌了,不得不选择绕路。

    此刻蒋文文和张丽脸上灰头土脸的,衣服上还有会火焰焚烧的痕迹,手里拿着枪,一手扶着‘身残志坚’的方珂,踉跄地朝这边跑过来。

    方才还宁静的住宅湖边已经是一片狼藉,枪击爆炸的痕迹,还有翻到在地的车子,以及洒满在地诡异的不明碎块,空气中血腥难闻的气味,无不诉说着发生在这里的惨烈。

    萧如斯小小的身影背对着他们,映衬着前方冒起的黑烟,隐隐带上了杀戮的危险气势,竟让他们一时不敢靠近。

    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动静,萧如斯转过身,面上是他们看惯的单板无辜:“啊,你们来了。”

    方珂一跳一跳狼狈地走近几步,环顾四周道:“萧如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杀手呢?”

    “他们啊,…..”眨了下眼,萧如斯抬头望天,一副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茫然,“我看到他们好像发生了内讧,先是有人想将其中一人扔下不管,然后被扔下的就愤而出手杀死了开车要走的司机。然后和司机一伙的女杀手又开车撞死了男杀手为司机报仇,再然后车子翻了,我把人救了出来,结果女杀手一个想不开就拉□□把自己炸死了。好可怕,还好我离着远,差点就危险了,真是好人没好报。”说着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很是唏嘘的样子。

    方珂蠢蠢地长大了嘴,艰难地道:“所以,剩下的三个杀手都死了,自己作死的?”

    “是啊,”萧如斯摊了摊手,幽幽地道,“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这大概就叫害人终害己!”

    远处响起了警车的‘呜呜’声,出了事,迟来一步的永远是警察,诚不欺我也。

    “警察叔叔来了呢,好高兴,我终于不用躲着了!”萧如斯拍拍手,一脸的不胜喜悦。

    方珂不知怎么地就觉得全身好痛,痛得他羞愧地想掩脸,好像,他们什么也没有做到,连自己等人都是萧如斯出手救的。

    三个人最先恢复镇定的是蒋文文,她含着感激又敬畏地目光看着萧如斯,温声道:“那我们离远点,如斯你先过来,我们先去等队长。”

    她脑筋比较直,不是没有觉得异常,可是惦念着萧如斯方才救过自己的命,此刻看她哪哪都好。

    这可是武功高手啊,活着的高手,会轻功会飞的那种,还不赶紧顶礼膜拜啊!

    这时,一大群警察从警车上跳下来,全副武装地冲了过来将他们包围,警惕地扫视周围。外面也拉起了警戒线,郁琅大步如飞地走过来,身旁跟着一位神情冷肃地武警,正是当初和萧如斯有过一面之缘的楼烨。

    “队长。”方珂激动地喊了一声,随即又忏愧地低下了头。

    他们是来保护萧如斯的,结果似乎一点用场也没派上,反被人家救了,连怎么结束的都是稀里糊涂的。

    郁琅视线扫过他们,随即落在看着毫发无损的萧如斯身上:“有没有受伤?”

    萧如斯纯洁地摇了摇头。

    “抱歉,是我们工作失误,让杀手出现在这里。”郁琅郑重地道歉。

    只要看一眼现场的惨烈,就知道杀手准备的武器有多么齐全,尽管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逃脱的,可是这都是他们工作不到位,才让杀手有机可乘。

    萧如斯没有大度地说没关系,而是矜持地颔首:“那郁警官要好好反省,确保下次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幸运的。”

    郁琅勾了下唇,温声道:“你说得对,现在我先让人送你们去医院,过后再谈好吗?”

    他眼里有着压抑,谁也没有想到警局里有人被收买,不但通风报信泄露每次的追捕计划,还出卖了萧如斯的所在地。

    郁琅愤怒又失望,又庆幸萧如斯安然无事。

    楼烨拍了下他的肩头,随即上前一步挡在萧如斯身前敬了个礼:“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楼烨,在商场顶楼和你交过手。”

    萧如斯瞟了他一眼,看着他眼中的热切,想起似乎有那么一回事。

    “你好,请让开,我要先离开了。”她敷衍地一点头,对留下来看一地残渣没兴趣。

    没有理会他的失望,萧如斯装模作样地扶着方珂,就要走人。

    擦肩而过时,楼烨突然低声道:“这都是你干的,人也是你杀的,对吗?”

    萧如斯猛然一抬头,对上的是对方发亮的眼神,洋溢着炽热的渴望,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期翼。

    皱了皱眉,萧如斯摆出一副你说什么我没听懂,我什么也没干的的样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萧如斯登上警车,陪同方珂等开往医院,楼烨才收回目光。

    郁琅看着同事已经在场地上忙碌开,搜寻杀手留下的痕迹,侧首道:“不要去打扰她。”

    自从商场偶然得见萧如斯的身手后,楼烨就心心念念的期望与她再交手,并希望能说动萧如斯,让她的功法能在军中传授开来。

    也许他的本意是好的,不含私心,但是不管萧如斯身怀多高的武功,本身都是心智未足的未成年,她只要正常地成长,享受该有的校园生活就好了,而不是太早被拉入复杂的世界。

    楼烨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启唇道:“在她经历了眼前的一切后,你确定她还是单纯什么也不懂的孩子吗?郁琅,也许她比任何人想得都要成熟,难道不是你一直在低估她吗?”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www.biqugedu.com